月白弋霜

亲爱的小姐,先生们,贵安。
小生月白弋霜/苏祭释,能遇见您是我的荣幸。
虽是废人,但也不希望作品被盗取。
头像画师:ibuki,我超喜欢这种糖果风!!!
QQ:1350004018,欢迎扩列。

【遗照组】再次相会

*幼儿园文笔,存在ooc

*失踪户口回归,角色有私设

伊索·卡尔,是当地有名的入殓师。今天,他像往常一样,呆在自己的工作室,等待着下一位死者的到来。

“卡尔,麻烦出来一下。”门外,传来了敲门声以及上司的声音。“好的。”卡尔打开门,看见门外除了上司还有一位从未见过的陌生人。他有着一头漂亮的白色长发,金黄色发绳将头发扎起,一双如大海般的蓝色眼睛,身着蓝色的服饰,他的一举一动充满了贵族的气息,如同美丽的蓝蝶,吸引着人们。

“卡尔,这位是约瑟夫先生,是位摄影师,接下来的日子,你俩就是搭档了。”上司的话语将卡尔的思绪从那蓝蝶包围的梦境中拉了回来。

“你好,我叫约瑟夫。从今天开始,我们就是搭档了,请多指教。”约瑟夫伸出手,面带着微笑。

“伊索·卡尔,请多指教。”相比之下,卡尔则是十分冷漠。因为他从来没有想到,自己一个不擅长与别人交流的人竟会有搭档。

“哈哈…卡尔还真是冷淡呢……”可是苦了约瑟夫,他的手在半空尴尬着。

“抱歉……我不太擅长与人交流。”可能因为紧张或是其他的原因,卡尔惯性的将自己的口罩往上提了提。殊不知他那小动作却打动了约瑟夫,作为摄影师,如此美好的景象怎么能放过。

“咔嚓~”相机快门的声音响起,第一次见面美好的景象被约瑟夫记录了下来。他看着拍下来的照片,不由笑着:“真不知道,卡尔摘下口罩是什么样子呢…一定是位美人吧♪”

“我是男生……”似乎那些绅士总有种特别的撩人能力,卡尔可是被撩着面红耳赤。

正所谓,摄影,遗容一条龙服务,两人在工作上的配合可是一直保持着业绩第一。可是,太优秀的人总是会被他人嫉妒。

作为绅士的约瑟夫是十分守时的,今天,他竟然迟到了。在工作室给尸体整理遗容的卡尔十分不解。

“卡尔,这是下一批的信息,一大早任务就那么多,辛苦了。”“还好,并不辛苦。”卡尔接过那些记载信息的纸,惯性的先一个一个的翻阅。突然,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卡尔的眼中:【姓名:约瑟夫。死因:中毒身亡】

是的,这正是卡尔的搭档,约瑟夫。一种从来没有的感觉出现在卡尔的身边,不同于失去亲人的感觉,但却与这感觉有些相似。他,卡尔,失去了亲密的搭档,他身边的那只美丽的蓝蝶消失了……卡尔感觉自己的眼睛发热,有点看不清字,透明的液体从他的眼眶流出,打湿了手中的纸。

即使是亲密的人传来的死讯,入殓师也不能因此乱手脚。为约瑟夫整理好了遗容,卡尔发现了约瑟夫口袋中照片。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约瑟夫拍的照片,在照片的背面有一句文字【我的美人,伊索·卡尔♡】

在此之后的几天,卡尔在整理一位女士的遗容时,找到一封信,了解了内容后,卡尔决定替这位不幸的母亲完成她最后的心愿,卡尔去了传说中的那个庄园。

庄园里的人听说有新人要来,都准备好在大门处迎接。突然面对如些多的人,卡尔不由紧张起来。

突然背后传来熟悉又陌生的声音,“请问,这儿是欧利蒂斯庄园吗?”卡尔传过身,那个声音的主人正是他失去的蓝蝶,失去的搭档——约瑟夫。

『你终于回来了……约瑟夫。』

〖OK!要吃糖的可以停下了。〗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〖真的不停下来?OK〗

“这位先生您好,看您拖着行李箱,看来是与我一样的新人吧。我叫约瑟夫,是名摄影师,请多指教。”

是啊,卡尔的约瑟夫,可在不久前已经死去,由他亲手为他整理遗容的……

“伊索·卡尔,初次见面,请多指教。”

没错,又是我,这次是补充(说好全员就全员)
因为玩的是国服,所以,有人物今后再补充☆

【伦雪】he十题

*幼儿园文笔,存在ooc

1 牵手

从那个地方逃出的雪成,终于在某一天找到那个熟悉的身影,“跟我回家吧,伦太郎。”“……好”伦太郎牵住雪成的手,一起回家。

2 亲吻某处

伦太郎在路过图书室时,看见了熟睡的雪成,他来到雪成面前,悄悄在雪成的嘴唇上落下个吻。“雪成,我喜欢你~♪”

3 玩游戏/电影
“雪成,雪成,我们玩个游戏吧♪”伦太郎嘴里叼了跟巧克力棒,挥舞着他那长长的衣袖,“这是……pocky?”“是的~我在这一端,雪成在另一端,游戏要开始了哦~”说完,伦太郎以光速拿开巧克力棒并亲了口雪成,“雪成真甜♪”便回房,只留下个脸红如苹果的雪成

4 约会
今天的伦太郎十分反常,他换掉了平日里的装扮,穿上昨日与雪成一同挑选的衣服,早早地来到约定之地等待心爱之人的到来“伦太郎来的好早。”“不,我才刚到。”

5 接吻
今天是一年一度的情侣日,两人在逛商场发现那“情侣接吻30秒,全场商品打5折”的消息。伦太郎二话不说,吻上雪成,令人惊讶的是时间早已超过30秒,以及幸运的是他俩免单了,这让多少人羡慕嫉妒恨啊

6 换穿对方的衣服
一天晚上,伦太郎邀请雪成做客,不知不觉中天已黑,万分无奈之下,雪成只好在伦太郎家过夜。理所当然,今晚雪成要穿伦太郎的衣服过夜。雪成举了举那长长的衣袖,衣服领口不挂从肩上下滑,红着脸问道:“伦太郎的衣服为什么这么大…”能看到这样的雪成,值了。

7 情话
一天,雪成接到伦太郎的来电,
“雪成,我有件非常重要的东西丢了……”
“是什么?我帮你找!”
“我的心被你带走了,没有你的一分一秒,都让我痛苦不己”

8 逛街
“这位客人要不要买XX,十分好用,买了打九折”在人山人海的市场上经常听见的声音,被销售员给缠上的雪成,以及莫名吃醋的伦太郎,经历了很长的时间才回到家。到了门口时,伦太郎坐在门前,说:“这位客人要不要买个饭田伦太郎呢?功能是永远爱你,免费的哦♪”“我买,我也永远爱你,伦太郎。”

9 和朋友消磨时间
难得一次的朋友聚会,大家即兴来了几局king games。
“这次我幸运的抽中了king呢~♪”伦太郎说完还不忘偷瞄一眼雪成的牌,“那么……请抽中一号卡的人亲我一下~♪”于是,在众人的注视下,雪成亲了伦太郎。
在回家的路上,雪成便问了伦太郎为什么总能猜到他是几号,伦太郎回答道:“因为我关注着雪成的一举一动,我不想让雪成与他人亲近”

10 戴兽耳
今天,森美咲给伦太郎送来了个包裹。
“雪成,姐姐给我们递了包裹~唔…是两对耳朵和尾巴呢♪”雪成过来一看,原来是对猫和兔子的耳朵和尾巴。“雪成那么可爱当然是兔子啦♪”伦太郎拿出兔子耳朵给雪成戴上,而自己则是戴上那猫耳朵。“喵~伦太郎肚子饿,要吃鱼~♪”

男子组+两位NPC,因为玩的是汉化版的,没出现的角色会在汉化版出现后再p

【梦100】怒欲向15题

*幼儿园文笔,角色有ooc
*cp:伊拉(愤怒)x拉斯(色欲),不喜者请离开
*全为原创,如有撞梗,要吵请小窗,许勿评论中引起公愤

伊拉篇

1.小时候的伊拉比现在更能克制自己的愤怒。

2.但从成年开始就很难克制。

3.伊拉不喜欢“第三次的伊拉殿下″这称呼

4.伊拉很喜欢穿带帽子的衣服,即使每次戴帽子时自己的角很碍事。

5.伊拉不喜欢给别人添麻烦,也看不惯自己身边的人给别人添麻烦。

6.伊拉是七个人中最有绅士风度的人,也是最关心他人感受的人。

7.所以作为色欲的拉斯成了伊拉的重点看护对象。

8.和拉斯在一起,“第三次的伊拉殿下″出现几率100%+

9.伊拉曾认为自己是嫉妒有女人与拉斯在一起

10.这个想法很快就被伊拉给杜绝了,但在之后这成了个事实

11.伊拉很惊讶拉斯喜欢自己

12.当然,伊拉同意拉斯的表白

13.和拉斯在一起后,每当拉斯调情小姑娘。“第三次的伊拉殿下″永远不会缺席。

14.S/M/道/具,是伊拉很好的帮手,在调教拉斯时

15.……我ooc真严重,求轻喷。

拉斯篇

1.小时候的拉斯绝对是邻家阿姨,姐姐喜欢的孩子

2.其实在小时候拉斯就喜欢上了伊拉

3.拉斯喜欢与女性相处,大多是受色欲之力影响

4.拉斯不明白为什么伊拉见自己与女性相处就生气

5.拉斯表示,伊拉生气时真可爱

6.于是就连本带利,惹伊拉生气

7.拉斯是少数被“第三次的伊拉殿下″惩罚后活下来的人

8.拉斯经常偷看伊拉讲课

9.拉斯表示调戏公主绝对不是为了吸引伊拉的注意力

10.是拉斯先表白的,可惜在伊拉面前他是个受

11.拉斯多次被伊拉用针缝过嘴,但能看见伊拉担心的样子,拉斯表示值得

12.每次做时,拉斯要面对三种伊拉,正常版,温柔恭敬版与地狱恶魔版,而且第三位占了一半时间

13.不论昨晚如何激烈,第二天拉斯绝对能像没做一样精神

14.拉斯之所以穿的少且不好好整理是因为这样子好脱,但他很少脱光光

15.……顶锅逃跑,顺便表白伊拉

【杰佣】儿童节快乐

*幼儿园文笔,意识流
*如有雷同,我懒的管
*祝大家儿童节快乐?四舍五入,今天还是儿童节

今天,是一年一度的儿童节。嗯…这关庄园里的人什么事?大家可都是成年人啊--但我们无所不能的不愿透露身份的庄园主,他有一颗童心啊!古拉拉黑暗之神(划)全部的人都变成了小孩,庄园主也因失血过多而被送去医院。十分可惜的是--游戏还要继续!

今天早上,奈布被自己的生物钟准时叫醒。睁开双眼,从床上坐起来,却觉得身上衣服松垮垮的,一不留神衣服的一角便会落下。一瞬间睡意全无,奈布努力回想着昨天的游戏中是否用了魔法棒。事实上,他还真的没用。
下床后,站直了才发现,衣服己经长到膝盖那了。虽然奈布腿没那翻个窗像只长腿蜘蛛的腿那么长,但至少不会比哪些见人就咬的疯狗短!现在的奈布已经完全确定自己的身体出了问题。
果真,奈布在镜子前看到自己竟变成小时候的样子!连自己当雇佣兵时所受的伤也没有。
注意到镜子旁的桌上有个特别的盒子,打开一看是套与自己穿的衣服一样的小码的衣服。衣服上面还有封信。
“非常抱歉,因为庄园中出现了bug,可能会出现‘反老还童’现象,请不会惊慌,正常现象(划)还请各位好好完成游戏。--你们亲爱的庄园主留”
奈布淡定的穿上庄园主递来的衣服,不惊感慨还好庄园主在服装上没有恶兴趣。
正如信上所说,就算是变小了,游戏还是要进行的。与奈布同局的有艾玛小姐,艾米丽小姐以及库特先生,大家毫无疑问的是大家都变小了。哎,只希望对面的监管者也变小了才好。
游戏开始了,这次大家是被送到了红教堂。令人匪夷所思的是--那到处都是充满童真的气球是怎么一会事!这bug是疯了吧!
似乎是变小的原因,大家在各个方面都受到了一定的阻碍。比如说艾玛小姐拆椅子速度变慢了,艾米丽小姐翻窗速度更慢了。但还有一件好事,奈布破电机时没有受到后遗症的影响......
在各位慢慢悠悠闲玩的时光里,椅子被拆了,电机被破了,大门被打开了,可监管者还是没有出现。
“你们先回庄园吧,我去找找这局的监管者。”奈布对其它逃生者说。
“好的,请你务必要小心,毕竟现在还不能确定监管者是否也与我们一样。”
“放心吧,我一定会尽快回来的!”
就这样奈布跑来跑去将红教堂翻了个遍都没有找到。抱着试一试的心思来到了自己不太喜欢的VIP室。好玩的事情出现在了眼前,VIP室的柜子上乌鸦在盘旋着。
奈布打开了柜子,发现了一位与自己现在外表年龄相仿的少年。他身着传统欧式服装,衬衫,背带短裤,长袜加小皮鞋。他长长的睫毛如同蝴蝶的翅膀,美丽极了。似乎是开柜的声音吵醒了他,那蝴蝶的翅膀也微微颤抖了起来。
“唔......你是谁!”少年揉了揉眼睛,在看到奈布时立即起了防备之心。
“我叫奈布·萨贝达,是这游戏的参与者。”
“...我叫克契尔,我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就来到了这里。”
“那你跟我出去吧,一直呆在这也不是好主意。”
于是两人一前一后的这了这儿,走在后面的名为克契尔的少年露出了一个奇怪的笑容。
回到求生者所住的房子,大家都跑来询问奈布有没有受伤,是否看见了监管者。
“大家放心,我没事,但我把地图跑了个遍都没找到监管者,但我找到了个人,似乎是因为庄园里的bug而出现的”
“大家好,我叫克契尔,初次见面,请多关照”(相互介绍部分跳过)
“克契尔先生的出现十分突然,庄园主没有准备多余的房间呢。”在闲聊时艾玛突然想到这个重要的问题。
“哎?没有多余的房间吗?看来要委屈克契尔先生了,需要你和别人挤一张床了。”
“艾米丽小姐说笑了,你们愿意让我留下我已经十分感谢。”
“......和我睡吧。我是说克契尔是我带回来的,我应该对他负责。”
“十分感谢,奈布先生。”
入夜了,大家度过了一段愉快的时光便回房了。这是奈布来到庄园后第一次留人在自己房间过夜,而克契尔也是个安静的人,于是整个屋子都被安静所包围。
“奈布先生在来到这所庄园前是做什么的呢?”
“我是名雇佣兵”
“听起来十分厉害呢”
“是吗?但我并不喜欢那种生活,甚至我还患上了后遗症。但我还是想找回那种刺激感而参加了这场游戏。那你的?”
“我是名理发师,在伦敦有自己的店,若奈布先生逃出庄园可要来店里玩玩,我会为你献上最好的服务的”
就这样,俩人谈职业,谈星星,谈月亮,一直谈到深夜。
“时间不早了,早些睡吧,说不定明天一切都恢复正常了,晚安”
“晚安...”...我的小甜心。黑夜中,克契尔的眼中闪出道红光...
第二天,不出所料,大家都恢复回原来的模样,就连克契尔也不是小孩的模样。
“唔…看来克契尔先生不是因为bug而出现的,而正是庄园里的人!”大家如同围观国家主席一样围着克契尔。
“或许是吧,但现在我的记忆还没完全恢复,我并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。”被求生者包围的克契尔仍然充满礼貌的回答了他们的问题。
“我似乎有点记起自己的住处,不知奈布先生愿意陪我一同去寻找?”
“好的,没问题”
“谢谢奈布先生”
就这样,俩人开启了寻家之路。不知是不是故意的,一直到了傍晚才找到。
“就是这儿了,现在天色已晚,奈布先生不如就在这儿休息一晚,就当是我对昨晚的报答好了”克契尔在一座被烟雾所缭绕的古宅门前停下,奈布回头看了看来时的路,可身后却是茫茫一片白雾,似乎是不想让奈布离开。
“那就麻烦克契尔先生了”跟随着克契尔进入了房子,摆放整齐的家具给人一种安全感。敏感的奈布总觉得这儿并不简单,屋子与外面所飘的白雾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,就像那位开膛手就在自己身边一样。
“奈布先生,吃饭了”在奈布思考问题时,克契尔已经下厨做好了晚饭,“屋中没有什么食材,只能委屈奈布先生了”
“不,非常感谢,你的厨艺非常好”
“你能喜欢那真是太好了”
晚饭过后,奈布帮着克契尔收拾了餐桌,克契尔便带他来到了间客房。
“奈布先生今晚就睡这儿吧,我的房间就在隔壁,有事就来找我”
“谢谢,克契尔先生。不知...克契尔是否认识一名叫杰克的人?”
“杰克的话......这种烂大街的名字在伦敦随处可见,能否再说清楚一些?”
“我想问的是那名开膛手”
“开膛手杰克吗?我认识哦”
“因为......我,就,是”
说完,克契尔,现在应该说是杰克扑向奈布,将奈布扑倒在床上,空闲出一只手去拿那个白色面具。
“我亲爱的小甜心~你昨晚可是有说过要对我负责的~”
“我说的负责是对克契尔,而不是对你这个开膛手”
“哎…我好伤心呢,毕竟我喜欢你~奈布先生~”
“什…什么!你……”
“我说的是真话哦,我爱你,奈布·萨贝达。此生此世,至死不渝”
“……我…我也爱你……”奈布的脸红的像个成熟的红苹果,让人很想扑上去咬一口…………
【此处应有车】

拿以前的画混更,真好

是b站上某个关于意面的视频的临摹之作......逃了逃了

扔个喜欢,其实我口味并不重